天海新增另一国际域名,两个国际域名都可应用。
harukamichiru.com 和 harukamichiru.net

天与海の世界

查看: 1120|回复: 81
收起左侧

[作者:Harukalover] Chasing after you系列:Voyeurs (窺秘之戀)8/7更新第四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7-14 14:23: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歡迎加入天海世界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Harukalover 于 2017-8-7 10:59 编辑   h5 `1 E8 K  J  V; I

0 j" J" z3 `6 Y3 U  O9 |Voyeurs
& o( d3 W( S3 h9 s
' }/ C9 w. }9 m$ U* z: f4 W3 ~
7 \1 ?# |0 B1 p6 ?/ }0 F' O準備把自己的文章按系列歸類,但是還是很多麻煩。這篇架空故事就歸入chasing after you那裏吧。1 C6 f2 L0 @5 r8 R
Voyeurs一詞帶著貶義,本意是「窺淫狂」,就是那種透過偷窺來滿足自己慾望的怪癖者;動詞時也可解作「窺探」,這裏借用這個詞主要是不想帶那麽貶義的感覺吧。大家理解我的意思就成了哈哈。: s" u4 l2 B/ F% ^- T6 S. `
然而月之森更新不到一半忍不住又開新坑,這又是要作死的節奏啊~* C9 q. w# u! _# H% z4 h5 a
劇情靈感有點像懸疑大師希區柯克的名作「後窗」,但其實只有少部分借鑑而已,預計這會是短篇(大概)
2 E# c6 ?) ^/ s: u0 K) F每章標題會是一些令我有感觸的歌曲名字,有些會是和美戰相關的呢,但跟歌曲實際的背景和意思倒無關。
. G8 V3 U. ~9 p6 Z. f
3 j- N, N( C8 B$ `/ C6 c希望給各位一種新的體會吧~~(閃)' D* y' B; c: Y. c1 s
% k' Q! `4 r# Z+ m
——————# v/ o0 _' r6 n& ^5 q' v0 h
第一章—— Say You Won't Let Go (*)* ^) a8 F2 z4 p# \& f# v

+ {: J8 O/ e1 D! |
$ m6 b, W. v( c「麻煩讓一下!~~」
- c& ]5 L- d- M難得平靜了數分鐘的T大綜合病院急診室,連接後門停車場的大門突然被重重地撞開,某些嘈雜不已的混亂吵嚷人聲伴隨著被幾個醫護人員包圍著的一輛擔架床硬生生地闖進,頓時大廳裡再次一陣的紛擾。
1 O# C" c; K7 M$ I% q/ F1 U9 r* U) v
「啊啊啊好痛啊!救命!~~」
; f* Y  s5 R+ g0 u2 X" ~/ Y
% n$ C( j. v  Q+ W* F9 @$ e等候的病人、走動或者坐在前臺的護士們都不由得被這特別淒厲的慘叫驚得一愣一愣,瞪大眼睛好奇地對眼前飛速閃過的急救擔架行注目禮。其實本該對此情景見怪不怪才對,但還是忍不住被其中某兩個人影那「特別」的對話給震住了。
  y3 `! i3 U3 _6 X  x  \
" ]/ g: ~3 U; \/ O9 ], X& Y& }「哇呀啊啊!~~~痛死人啦!~嗚嗚……」& }1 H3 `; \8 J; C& }
「我是不是真的會死啊,不要!~~」
, O( l2 E( v$ ~# b& b「快救我!~~~」
* U! t. X' z. C/ X" U( h扯著嗓子帶著哭腔的哀嚎連連,來自躺在擔架上身穿深藍色運動服的某個金髮青年,面容扭曲痛苦不堪地緊縮著身子,一隻手緊抓著身下的被单,另一手則如鉗子般攥住了伴在他身邊的一位海藍髮美麗女性的手腕,孩子似哭嚷著死不鬆開。8 l7 r" U& N/ e( N- k6 v
3 @' J6 H9 j& I2 X, s2 p
「你只是腿骨折,不會那麼容易就死的,冷靜點好嗎?~~」穿著一身幹練優雅套裙的女子平靜地說著,微微皺著柳眉。被捏著的纖手隱隱覺得開始疼痛。8 D' L5 E$ i# e
「可是為什麼會這麼痛啊……」
. L1 C0 [( E8 U* _* F' {1 u4 |+ h8 y「深呼吸一下……不要亂動就好了。」
" ?$ x5 ~* B  I6 `$ d( j「你……會陪著我吧?」閃著痛楚的綠眼哀怨地望向面前的人。8 r, T3 y  o7 A7 {
「這……」女子猶豫了一下。* {+ U8 }3 e" g( ]/ e; M' D1 B0 W. U
「一定會吧?我害怕~~你不要走……」金髮傢伙不依不饒地捏緊她的手好像害怕她飛走一樣,模糊不清的哭腔此時在突然安靜的大堂裏很是刺耳。
/ s, S6 `% z% W& Q! @, _所有人包括擔架旁邊的救護員,忍俊不禁地看著那位女性懊惱地朝天翻了個白眼,喉嚨裏很轻微地嘖了一聲。
# M$ z, f, k. w6 c2 d8 Y, P! u0 U5 z
「是的,我會在你身邊的,好了沒?」有點不耐煩地回答。
) b$ c4 D% K: J「哎那、那就好……」那張英俊的哭喪臉暫時舒緩了下來。「可是……你確定我會沒事麽?哇啊啊啊!」話沒說完已經再次一陣悠長的慘叫,「痛痛痛!……輕、輕一點啊!~~」$ v( N* `# D4 @
淚眼朦朧中看到急救員已經剪開他的褲腿,開始給他無法動彈似乎彎向奇怪角度的右腿上固定夾板,手再次如溺水的人抓到浮木一樣緊扯住身邊女神的袖子,「嗚嗚嗚~~救我!我、我受不了啦,好痛!~~」, Y+ e6 f+ v/ X0 C+ x
; b1 Q# j, Q/ a; a# [6 v
懊惱地哼了一下,藍髮女性煩躁地扭頭問身邊那個嘴角抽搐努力忍著笑的救護員,低低地問,「能讓他好好閉嘴麽?」/ J' w+ M1 r3 i* ^8 H1 w/ l5 y
「……」對方聳聳肩,無言地從旁邊的急救包抽出一支簡易麻醉針。
; v. x2 R0 k$ D1 L$ V4 m1 m" m% R利索地一把搶過去,不發一語迅速用嘴巴叼著針筒蓋拔掉針頭。扭頭沒有表情的瞟了一下身下的那個傢伙一眼。
5 d$ s' n6 k: D8 {! {- w5 h- a( ^/ }8 D5 R+ Z0 N& g
「那……你要準備好囉……」
7 Q( Y" f  @' U「準、準備什麼?」小心的睜開一隻緊閉的綠眼,困惑的眼神底下滿是痛楚。) Y& m; s: A7 g
「乖乖給我閉嘴睡一覺——」1 d1 h, q& x9 L1 D" m0 O; g
) u* [; T3 A( x( t! @! E( D
說完之後不等那人反應已經手起針落,準確地扎進那傢伙裸露的大腿肌肉,注射進去之後迅速拔出。與此同時引發了又一陣如殺豬般的哀嚎,在偌大的走廊裏回震。
# `6 b" l, E; l* z% N+ |「哇啊啊啊!~~」
- j6 [% n3 P6 F1 a$ o+ }' y- n「我、我怕針……你這是對我……做了什麼啊!」
2 Q% ~7 ?; [; k5 I$ V金髮傢伙再次崩潰大哭,手不甘心的一把扯住頂著一張冷漠臉對著他的女神的衣袖,「我……我畢竟救了你……你……別這樣對我啊……嗚嗚,怎麼回事……(聲音開始嬴弱下來)好、好睏……」
6 d! |- F) e  l; ]# i' _7 ?6 R
/ f; c+ Y# A; z/ }, \孩子氣的哀訴漸漸平息,閃著無助和哀怨的綠眼開始模糊朦朧起來,不到幾秒後,那個吵鬧抽泣著的傢伙終於在麻醉藥物作用下眼睛漸漸闔上,頭一偏就昏睡過去了。
- E, A+ P! r1 l& d& B0 @0 d- Y2 a2 v6 Y" h8 w  q- A9 m5 u; T. G
「呼,總算消停了。」
2 _: j  w2 h  w無奈的苦笑,救護員和藍髮女性默契的互望一下,幾個人推著擔架床走進了空蕩蕩的急救室。/ N  g, y8 T" d! `# Y5 Y
女人掙脫那只捏著她手腕生疼的大手,一邊開始脫掉身上的外套大衣,一邊看著兩個救護員忙著小心翼翼把那個失去意識的傷者移到房間中央的病床上,於是淡淡的指示。
' p/ M$ J' v) O9 v7 B
/ w* H* [' ~$ ^9 ~「先密切觀察生命體徵,輸液500Cc生理鹽水,待會兒照完X光後轉去創傷科一號手術室。」& U5 U% d) l  ^: n# k* i
「哎?您要接這病人麼?」1 ]$ \* f8 Q# b3 W9 I0 e
「今天難得是您休息日哦海王醫生……」& J) d9 F) l5 m! m0 n2 D7 _/ t
! u% X/ a$ |9 O5 @; q% z
暫停了一下把外套搭在自己胳膊上,深邃的迷人藍眼在那張安詳帥氣的臉龐上停留數秒,溫厚委婉的聲音略帶著莫名深沉的情緒。
  B4 S+ p% y$ K. }0 |0 W「沒辦法,誰讓我攤上這碼事了呢,不要緊,畢竟這也是我的職責。而且……」沙啞的低語,下意識的挪步走近床邊,伸手握住那只耷拉著的略顯冰冷的大手,「我答應過他的,要留在他身邊嘛~~」下意識嗔愛地苦笑,心底同時也在揪扯著提醒自己。, j! E; ?9 j% R- v
沒錯,剛剛這傢伙正是因為救了自己,才落得如此的境地啊……5 x! ]& ~! f) ?9 ]0 `. J: m

, u5 X7 w+ D% l) C* O「是她喔~~」
2 t1 a: F1 Y4 S" \' D7 n5 r「哎?」愣了一下,她不明所以的發問。* L" q$ z! I9 g3 E
救護員饒有興趣地看著她困惑的表情,呵呵一笑,晃晃大拇指示意一下眼前的病人,「海王醫生你這下真被騙了,這個他,其實是女的哦。」
  l& e+ S4 z& L; e7 I. s「……」總算一時明白過來的她,有點不可置信的重新細細凝視面前躺著的人,啞口無言。( g- B$ b' r; l/ c( J* F' d% w9 K
# {( N2 r1 l1 h5 T
精雕細琢的英氣五官,宛如模特般稜角分明的俊美臉龐,那頭如此人的陽光性格一樣燦爛耀眼的凌亂金髮,修長結實的身材,雖然大咧咧毫無顧忌但沙啞低沈磁性的嗓音,所有這奇妙的一切,竟然來自一個女人身上?!1 F1 }  L0 i: T  L4 E: e) t6 L8 e& I
) q; l  e$ ~8 q7 }; d
她不可思議的搖頭。自己竟然就這樣「被騙了」,也許,就只是因為,被「他」那雙會說話的美麗眼睛,還有那孩子氣的單純性格所吸引麼?……5 e; F6 [; }6 z: ^# r# ~8 C% U
也或許今天的自己,的確是如同陷入渾沌之中神智恍惚無法思考。不然的話,也不會發生這一系列的事情……
. T9 U! U6 [( ~2 j+ t' T' Y) A2 K- t: L3 _1 T
「嘛,其實也是見怪不怪了,她一向都是這樣子豪爽孩子氣的人。」年紀稍大一點的那位救護員拉家常一般的開始解釋。
  p# ~9 d1 n8 q' p) v「你認識她?」好奇地抬頭。* U0 U4 X: F3 w- z1 N. j
再次無所謂般的聳肩,翻了個白眼。「海王醫生真是宅呢,很多人都知道她是誰啊,她可是個名人喔,日本近年難得一見的F1新星賽車手,天王遙~~~」" Y- k) ?: \  ?' X
「賽車手?」偏偏腦袋喃喃自語,似乎對這個離自己的世界很遙遠的職業很是陌生,突然覺得,關於面前這個人的一切事情,對於她來說都如新大陸般的神奇。
+ h+ c6 f. c# x0 P' F8 E+ p" ^  o- ^8 Z* ?# a. o% ?3 R
「雖然我本人沒有迷上賽車,但是我那10歲的女兒可是很迷戀她呢,經常和她的那些同學們討論她和買海報拿簽名什麼的——」
) K8 F: m, X+ e8 k7 [「啊哈我有空看賽車的時候也經常看到她耶,撇開女性這一點來說,天王的實力和技術真的沒話說呢,很令人佩服……」另一位年輕的救護員興奮地托了托鼻梁上的眼鏡,忙不迭地補充,順便騰出手把點滴鹽水袋掛在床邊的支架上。
$ D% Z% \1 N# C2 {7 @1 d5 b) ^! {「哎,她這人就是那種陽光開朗很容易受歡迎的萬人迷個性吧,不管男女老幼都追捧她,真是羨慕就是~~」略玩味的撇撇嘴,故作姿態地攤手,引來身邊另一人的低聲嗤笑。0 f3 ?% ?( \0 k0 K% @* x( i5 c! R
「高山前輩你搞不好是嫉妒了?」, M# f- z8 d6 {! M0 D# k: N4 ~
「哪有啊……」
9 b7 }7 t& P  @+ h4 h9 e6 k
7 l$ _' R. J/ x" b, Q「好吧……」一邊聽著他們的閒談,她在喉嚨裏低低地吐出一句,努力試圖將內心深處的悸動壓抑住,回歸到專業理智的現實中來。1 o, s3 g8 d. |
8 ?7 u- O0 {- K
天王遙、賽車手、萬人迷……原來這傢伙不是一般的角色哪,且不說在她看來那古怪彆扭的性格和傲嬌誇張的脾氣,看來,今天自己是碰上一茬麻煩事了。, N' d; }4 R, S9 W/ q7 y
跟在救護員推著的病床身後走向走廊另一端的影像部門,一邊在自己的PDA上呼叫科里的護士和麻醉師,通知大家在手術室做準備,自己也加快腳步拐了一個彎走向自己的辦公室。0 v: y* C/ q4 _6 Y: T+ `& g, Y
4 t: d9 W, y7 T0 b) W# H) p
「哎可惜啊,現在她受傷了,遇到這檔子事,也太不走運了。」) x$ T' d: c& o0 G
「就是……大概很長一段時間都要離開賽車場了吧。今年的賽季冠軍大概沒戲了,明明之前表現很搶眼的說……」
& o$ R: b; C8 y7 p「哎?不過也真湊巧呢,幸好碰到海王醫生在現場……」
  a5 V2 |) R# q% h臨分開前隱約聽到兩救護員遺憾地搖頭嘆息和對話,她的心臟忍不住揪緊了,一陣無規則的顫抖亂跳。0 ~$ X( h% x! f# x' V7 G
是啊,是該感謝這份「湊巧」和「幸運」呢,不然,就不會遇到面前特別的’她’了;而自己大概也可能不會毫髮無傷地站在這兒,而去見上帝了。
& A9 |. a# _  x$ ~4 o' l
: [! K& k8 `0 t3 p" O$ q! k俐落地換下身上的套裝,換上例行的手術裝束,走進連接手術室的辦公室裏看到最新的X光片已經擺在顯示牆上,和助手、護士和麻醉師迅速交流討論了一下接下來的手術流程。幸好天王遙的情況不算太壞,檢查後證實右腿脛骨和腓骨骨折,雖然斷裂部積聚大量瘀血但幸好沒有造成開放性傷口,減少了失血和感染發炎的機會,可以採取保守性的復位和固定,還要密切留意術後的消腫情況;除此之外身體沒有其他嚴重的傷勢,只有右手臂和肩膀幾處輕微的擦傷,沒有內出血,腦部掃描也是正常。這樣的結果總算也是讓她、28歲的海王滿,T大綜合病院創傷科的年輕王牌菁英醫生,感到一絲難得的舒心和寬慰。5 @% A8 P# C; V3 _; Q

9 `2 x* C& a; @2 d  X一個小時前——
; D5 j7 {$ {4 G+ ^, Z1 @5 n6 p0 U! c- F) ^* h( K
「閃開!~~~」
" x9 v( b* L& p/ ]& x恍惚的思緒中,耳邊一聲低沈的嘶吼乍響的同時,她只感覺到身體被一道突然急衝而來的力量狠狠地一撞,整個人就被某雙手推出數米外撲倒地面,嗡嗡作響的耳邊充斥著一陣刺耳的汽車煞車聲,接著就是「咚」的一記悶悶的肉體撞擊金屬聲響。等她回過神來的時候,只突然聽到不遠處一把在不斷哀嚎慘叫的哭聲,總算把她的混沌意識硬生生地扯回來。
( z: \, s0 |/ u0 e# d" @& x當時自己就跪坐在離煞停的小貨車旁邊不到兩米的地方,在車頭不遠的地面上,某個穿著運動服的人影蜷縮著一團倒在那裏,手緊緊地捂著似乎是劇痛根源的右腿在不停地鬼叫。
6 ], Q( e/ @- r
8 Z2 q* L8 K: D9 g* Q# J「呀啊啊啊啊!~~我的腿!~~斷了斷了!嗚嗚好痛啊……」* Y+ x- s/ B  W, K  \
「~~~我要死啦~~快救救我啊!~~」
8 f0 Z1 R: ?. ]6 T( ]周圍已經圍了一圈民眾,緊張不安地看著那個痛苦掙扎的人側躺在地上哀叫連連,一時間都不敢上前動他,有人馬上拿起手機呼叫救護車。
. m- u% ~2 T. g! K- F% p
, l; a. [( [8 l# ~$ R9 ~: |職業的敏感和理智讓迅速清醒過來的她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事,二話不說趕緊撲到那個似乎救了她一命的人身邊,蹲下來小心翼翼地審視他的情況。這時發現那個人有一頭特別的如同旭日般璀璨奪目的金髮,原先戴著的一頂棒球帽飛在一邊。
% s% h/ {) \6 U2 L, |! h& i1 l8 z
% X$ Q& a1 B; P/ f' S% N0 T$ W, o「先待著不要亂動!救護車快到了。」
9 [, r) Z0 Q  B: D& r: X3 `9 J4 ~. ^安慰的語氣,一臉擔憂的她伸出一隻手按在他抽動不停的肩膀上。如無意外離這最近也是自己工作的T大醫院會有救護車來,這樣自己就有時間了……# Q+ j! P1 b# h/ ^, ~# I4 S5 {
沒想到手腕下秒鐘突然就被他的有力大手死死地攥住了,動彈不得。帶著稚氣的蒼白臉龐滿是淚痕,充滿了痛楚和無助的眼神緊盯著她。「我、我好怕……你不要走,好嗎?」
/ X* W# Q( h, ~( F6 x「鎮靜點,你會沒事的……」冷靜地專業回答,同時視線迅速上下掃視了一下他的情況,似乎除了腿以外身體沒有其他明顯的受傷跡象。但看到他面容扭曲變形的痛苦模樣心裏還是一陣的不安和凝重,暗暗責怪自己為什麼會在過馬路時走神發呆……
$ X- f! M1 x/ Y( Q! y, H% R9 F
( l5 s2 L0 T- n' `「真、真的嗎?妳……不要騙我,可是怎麼會那麼痛……」就像一個撒嬌哭訴的三歲孩子一樣下撇嘴角,略顯誇張的委屈哭泣表情讓這個年齡似乎跟自己差不多的傢伙看起來跟他高大結實的體格很不相符。9 \& m: T; L+ V1 o9 x( d
「我是醫生,我從來沒有騙過人~~現在,先別亂動,努力深呼吸好嗎?」藍眼裏的光芒頓時犀利起來,深深地刺進那人閃爍不安的綠眸深處。7 S, f5 J+ v3 _! z6 z( D* }
「嗚……我、我儘量吧……」聲音顫抖地小聲回答,人還是不依不饒地抓著她的袖子。「不過,妳……要留在我身邊喔,我、我怕痛…」% A. u2 {* f$ N, U% W: P
怎麼這人就像個嬌生慣養的熊孩子一樣,煩死了……她心裏沒好氣地嘟囔一句。% Z! f9 q/ q0 d& O6 L0 t

+ G- [9 h% A9 m( k3 [於是乎,她就一直耐心地守候在這個纏人的大小孩身邊,不時說幾句安慰的話,直到救護車到達,幫忙緊急處理一下他的傷勢,過程中一直勉為其難讓那個人緊緊地攥著自己的手,接著就經歷一段似乎同樣漫長紛擾的’熱鬧’旅程後總算到達醫院。7 L& T2 I( n5 p' X
; T/ c8 j. l4 h5 |3 A# q+ x# x
果然,自己算是被這個特別的金髮狗皮膏藥給纏上了,攆也攆不走……
- W1 Y0 v% h1 b) A她換上消毒手術衣戴好口罩和手套,走進各種儀器輕聲鳴響的手術室時,不意外的,即使身上被蓋的嚴嚴實實,但還是一眼就看到躺在手術台上的人那頭耀眼奪目的金髮。
! Z9 O3 {. F3 ~, r2 ]) n
: P3 o/ C1 l2 y4 G: E  U! C「該做的始終要做……別多想了,海王滿……」) _! w  n* ^8 ~1 y
若有所思的凝視了無影燈下那張平靜俊秀的睡容一會兒,她心底微微歎息,和身邊的助手們眼神短暫交流示意了一下。
. D4 U3 a& Z# I  r$ L- J% S; U8 C7 U" |3 c% w
「我們開始吧——」
# v. s: a* W' ?! m現在,該輪到我來拯救你了喔,天王遙……
' _( W( T" X7 _1 M6 [# `+ U' W" }% Q" L1 v) Z
——————
; e. U& p  E, R/ J$ H6 r8 P& z. s& C「遙……」! c6 p4 n0 q; L/ }2 ~
「起來啦,快點~~~」$ h- l. i6 R! P) s, C+ C. g3 F, ^
「別睡啦大懶蟲!」
( c. D" j0 E3 @/ @. E% A% T5 S/ W3 F1 y) {9 z# p
一片空白的空間裡,耳邊隱約飄進某個熟悉的女聲,伴隨著臉頰隱約感覺到被揉捏拉扯著的細微疼痛,而且還有人在用手輕拍著她兩邊的臉,威脅著把她的意識從混沌中扯回。8 P5 v, l5 n% J

5 c" {* N% N* |, c「唔……別、別打臉了,好不……舒服……」吃力沙啞地呻吟,她費力地小心睜開惺忪的睡眼。
- b0 ^. m7 `8 g% T6 F「呼~~終於肯起來了嗎?」眼前視線清晰一點的時候,不奇怪的,看到經紀人雪奈那張沒有表情的俏臉,停留在視線很近的地方,柳眉緊蹙厭惡地瞪著自己。
2 g; q; }+ D6 t: g2 s( C4 Z6 ]「還以為你睡死了呢……」悶哼一聲,雪奈抽回之前捏著她臉頰肉的手,傲慢地交叉上臂一屁股在床邊的椅子上坐下。" L' ~7 Y4 V3 \% D7 K1 ?
「雪奈……你就不能溫柔一點嗎,別老打我臉。」哀怨地嘆息一聲,遙努力地眨巴幾下眼睛,辨認到自己身處一間潔白寬敞的單人病房裏。
& B! h. x( e+ M. ], N「可以的話,我真想把這輸液瓶砸你腦袋上去。你是不是神經短路了,把自己弄成這副鬼樣?!」忿忿不平的語氣,雪奈的殺人眼神狠狠刺向她。
3 ?4 c* @) W8 ^0 [8 p: L- a1 [「……」一時沒有回答,遙在腦海裏努力回想了好一會兒,才漸漸回憶起之前經歷的一切。  T* _' B7 \, F) a8 Q

4 T! H- \" g& [! Y0 S8 L$ q/ x( X紅綠燈,急馳的小貨車,狠狠地被車頭撞飛,那個海藍髮的她……遙的眼睛猛的瞪圓了。
4 A, R  |7 x# w0 B7 b「哎?!」
4 q% O- @) ^: N& \回過神來,她連忙小心地稍微撐起癱軟無力的上半身,略顯緊張的眼神望向自己蓋了被子的身體。
5 {0 a; l# E) ^1 u8 i果然,右腿膝部以下都打上了厚厚的石膏,被吊帶掛在床尾的支架上動彈不得。確切點來說,她整個下半身都麻木了般沒有知覺,遙哀嘆一下,整個人挫敗地倒回枕頭上。3 L) z; y3 z1 F' z6 r

! e  V* T3 p6 m: c  t& K  a: c「頭會暈嗎?哪裏會痛?」
6 v4 f( z3 W' `「還好……」腦袋漸漸清醒好多,瞥見外面的天色已經暗了下來,她扭頭問雪奈,「呃,現在什麼時候了?我睡了多久?」記得之前好像是中午出的門。
& W; y1 m$ ^4 G( `9 H& i「已經7點多了,至於你呢,正骨手術結束後也睡了差不多三個小時了,我一接到電話說你出事,就趕過來了。」
3 b* b- \, S& f「晦氣……」她無奈地嘟囔著,伸手撫上眼睛,發現手背還扎著輸液針導管,忍不住做了個噁心的苦瓜臉。4 ~6 l8 ^: m: b: Z
「晦氣的是我好吧。」雪奈沒好氣地嘖了一聲,一邊站起身湊近她身邊,按了按鈕把床頭調校抬高,同時整理一下枕頭,讓她舒服地靠躺好,「無端端就把腿撞骨折了,賽季剛開始了沒幾場本來形勢一片大好,贊助商和其他宣傳活動都已經安排好了,現在倒好,你這不是要存心給我難堪嘛!」# E" f: u' o* n+ K: S4 ]9 _7 [
「我知道錯了好不好,我又不是故意的……」不甘心地試圖解釋,努力做出一個路邊小狗的委屈表情,希望面前這位陪伴自己多年的經紀人和形象設計師姐姐能放她一馬。2 J& ~. p1 c- M- `9 i( H& X
: \" ^! |$ Q, Y) m4 H6 B2 S  r
「到底搞什麼鬼,你連過馬路都不長眼睛嗎,早知道這樣今天就不該放你出去亂跑!」
9 S" D6 _- e* v& ~5 [「我……我有特別的原因啦……」
) E, C9 w$ g5 h「我知道啊,為了救人一命,差點連命都搭上,真的服了你了天王遙~~我前世到底欠了你這小祖宗什麼人情啊,今世遇到你這個麻煩小鬼,就不能讓我省省心嗎?~~」
* R  U+ Z+ H- U+ c9 u. ]4 ?$ c" ^1 T「……」低下頭不敢出聲,招牌的含淚明眸賣萌表情又出現了。' t0 `% B& D4 X) }
「對我耍這招沒用的。事到如今沒辦法了,你就乖乖地聽話,在醫院老老實實呆著吧。期間要禁足一個星期,這可是剛剛離開的那個女醫生說的喔,別這樣看著我~~」
$ k5 O" Z8 p/ |- `- O3 _( A) L4 l* ]6 t% m0 E! Q3 K+ A+ j( M
一度的哭喪臉在聽到「女醫生」的時候馬上變臉,滿臉開花一副期待的興奮模樣。
/ j  `% F1 v$ J5 d「女、女醫生?」不期然想起之前腦海中的某個優雅脫俗的海藍髮身影。會是她麼?" V! z; |# q" \% Z( b2 y; m+ g
「就是那個替你做手術的醫生嘛,20多歲挺年輕的,是個氣質挺優雅高貴的美女呢……」雪奈手指揉著下巴緩緩沈吟著。
4 ^% F. R1 a) K" H「喔,她是不是,有一頭海藍色的波浪捲髮……」努力收斂一點傻笑的表情,但內心還是無法自制的咚咚亂蹦心花怒放。
% R7 K* B$ C6 t. D1 Q: v「嗯是呢,那讓人過目不忘的特別髮色……我來的時候剛好看到她在替你檢查,所以就向她打聽你的狀況;哎哎你怎麼那麼清楚?老實交代,看你這噁心的痞樣,怎麼?看上她要對人家下手啦?」0 S! Y  H3 @% m( y* f
「哪有……」不怎麼誠心地否認,但那臉上熟悉的作死表情已經背叛了一切。/ n* P! X, u% N: j, C7 [
+ w$ m2 I- j* U3 ?& R+ X; a; B
「說起來,她臨走前特意囑咐我,在你醒來後替她向你說聲謝謝。唔……快告訴我,你到底跟她幹什麼啦?」
" V' v6 H) E* y1 |0 ^「哪有幹甚麼啊?就、就是……我……」遙的臉頓時羞得通紅,大手不好意思地揉捏起來,「之前就是因為救了她,才……呃,被車撞到了……」
) d, x9 a; v/ Q0 X3 h膽怯地悄悄抬頭,看到雪奈那鐵青的陰沈臉後不禁打了個哆嗦,緊張地吞下一口唾沫。5 ~2 e# o; q' ^- V
「我就知道你這笨蛋,不會平白無故幹出什麼好事!」瞪了遙足足一分鐘,雪奈咬牙切齒地低聲哼了一句。
0 U1 e1 C" R7 O2 U$ R
- w7 ~# B- M( H- r) D「雪奈,對不起……」努力在床上做一個土下座,但腿不能動,只能彎腰低頭認錯。
/ S6 j: ]( R( O5 R. R「你就不能消停一下嗎?老是那麽衝動,到底什麼時候你才能長大啊遙……」雪奈認真的雙手叉腰,眯縫眼睛威脅地瞪向她。6 a' y: e0 c! u" d
「不敢不敢……親愛的好雪奈,我知道你最疼我了,一定會幫我搞定一切的。沒有了你我就真的沒法活了。」不停地合十賠禮,知道面前的人雖然嘴巴不饒人,但其實很容易心軟也真的關心愛護自己,不禁為自己的如此幸運而感激涕零。, g% z7 i8 L" a# V" Y
雪奈的火氣果然被她的柔情攻勢給擊垮了,緊繃的臉稍微放鬆下來,但還是傲嬌地撇撇嘴角,「哼,算你識趣……告訴你,我可是為了替你善後,已經得罪不少人了的說~~」+ V% k" [0 }0 o- `( \) G
光是未來應付媒體和贊助商家,就夠她頭痛的了,但到底還是遙的身體狀況最要緊,自己也是長期以來一直陪伴著遙的成長,感情已經不是一般的深厚。% @6 \/ ?  H4 u% ~$ g
「雪奈果然就是我的大救星,我的真愛啊~~」故意誇張地拭淚,抬起身體試圖給雪奈一個大大的擁抱,沒想到卻意外牽扯到受傷的腿,一陣的暈眩和鑽心的悶痛直衝腦門。
$ x7 U. u( M) L4 k/ i* u
" A2 w' w4 Z; T* p5 |1 Q5 ?「痛痛痛……」遙痛楚地抱著右大腿,齜牙咧嘴地呻吟。& V- S; e1 ]7 L
「遙你還好吧……」雪奈也嚇得面色發白,趕緊湊上前,「不是讓你別亂動的嗎?」2 R; U# S0 q3 @2 H
「嗯嗯……沒、沒事了……大概……」小聲地哀訴,深呼吸幾下過後那錐人的疼痛才緩緩消失。6 e6 M2 `2 E* b9 ]( k1 {, C  h) b" |$ c
「早就說了骨折不是開玩笑的好吧,」雪奈悄悄地輕噓一口氣,「不聽醫生的忠告,下場就是這樣……」
1 A: w( G; T5 U「可是,讓我攤在這兒不能動,簡直就是比死還難熬啊……」自己屬於’不動不跑就會死’星人,要讓她乖乖聽話待在床上這碼事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更何況是要呆好幾天。
1 q: M* ^6 r" q# \7 j8 r* F- \/ Q「那也是沒辦法的事,自己作死就要自己承擔囉……」& R" ^6 V& \" H! x
「雪奈你就這麼喜歡幸災樂禍麽?」! ^3 o  a, @$ M
「我這是好心提醒你而已……與其花時間在無謂的花痴白日夢上,不如好好打算,你怎麼熬過在醫院的這段時間吧……」
& i; q) \( r! l- U. f! T5 R「唉,等著吧雪奈,三天後,你會看到一個全身長滿綠霉的天王遙石像,又或者是人形蠟像木乃伊……」
" k" `& Q# G6 H2 x「有那麽差嗎哈哈~~」不客氣地笑出聲,饒有趣味地看著遙那苦惱不已的表情。
# U) N0 r4 E" B6 T) h. F; j% j0 s" r$ t1 K" k7 A
「對我來說就是這樣……咦咦,雪奈你帶來的是什麼東西?」
' M( s3 y/ N% n7 B+ |「嗯?這個嗎?」雪奈示意了一下身邊擺著的那個黑色袋子。「是替我那小侄子剛買的新望遠鏡,那孩子說下個月學校組織要去軍事訓練營嘛,之前找了好久終於買到了……剛回來的半路上就碰到你進醫院了,所以才順便一起帶過來了。」/ C1 r; L  _& j! D
靈機一動眼神頓時一亮,遙連忙親暱地拉住雪奈的手,「美麗的好雪奈,求求妳,把這個望遠鏡借給我用一會吧好不好?」
' N8 ^* Q  e. K$ l* E# |) Y- I
$ A5 a7 d, h% f0 E  z' o「你……要拿來幹嘛啊?」訝異地瞪大眼睛。
# U* X  {+ E6 g# g" \1 ~* Z8 J哀怨地嘟起嘴巴,「人家悶在這床上什麼也不能幹又不能動,只能到處找點樂子啊,我可以用這個到處看看外面的風景嘛~~」遙期待地合掌恭敬地拜託,示意了一下床邊那扇打開的窗戶,的確,醫院病床的這個位置倒是可以讓她看到外面的一些景物呢,如果靠得足夠近的話。; t0 A  x  t* c9 e
「這……」雪奈為難地咬著下唇,略帶不滿地撇了遙一眼,「人家可是千辛萬苦才買到的,竟然被你先占了。」
7 k+ E9 _2 h' J, }! n, K- F「就這幾天而已啦,我保證很快還給你~~」/ C, d7 g1 ?( z  m
「唉……」
$ z4 x* x% G- d0 m5 @「雪奈好姐姐,雪奈大美女,雪奈我愛妳……」孩子氣地開始扭動身體撒嬌,金毛傢伙此時也是什麼臉面也不顧了。) J0 ^) m3 Z+ P3 I0 H4 a7 p
「好吧……」雪奈挫敗地扶額嘆息,自己就是這樣,受不了這傢伙的粘膩功夫,怕是一輩子都治不好了。「不過就只能看看風景喔,不要到處亂走亂看!」勉為其難把包裝盒裏的望遠鏡遞過去。
* K7 B* P+ |; X6 k「遵命!」馬上精神地做了個調皮的軍禮,帥氣的臉閃出亮晶晶的光芒,一時讓雪奈瞎了眼。「還是雪奈你對我最好了!~~」
. F) n$ O( |' c8 I: k2 J0 @, U- ?「哼,少貧嘴了……」看著那傢伙已經興奮不已地打開包裝,取出望遠鏡到處好奇張望的樣子,也是按捺不住唇邊的一絲笑意。唉,算了吧,讓她好好休息一陣子倒也不壞……只是,賽車比賽不得不要暫停,自己得花不少時間解釋和善後就是了。6 p1 R$ ~& V4 d2 y. l# j* s1 D+ w
' U- w+ \+ J9 u# i
「時候不早了你自己先好好休息,我得先回去了,要知道,你捅出的大簍子,總該要有人去收拾吧……」
7 _; O9 v# P- ]嶄新的高端望遠鏡轉回來對著自己,看到鏡片後的那雙綠眼眨巴了好幾下,遙吶吶地說著,「呃……你要回去了啊?」% s. U6 r, B+ e6 }
「是的,你自己好自為之,注意點影響喔……明天的新聞,肯定會天下大亂的,關於你的事情,就夠我折壽十年了。」. a5 _/ e4 G) }- w
「雪奈,對不起啦……」放下望遠鏡,遙很懇切地雙手合十賠禮,一臉的愧疚哀怨。
0 p# C4 D$ A: z: R) g, M「真是前世作的孽……走了,明天見~~」雪奈嘟囔著一邊收拾東西走向門口。
' a% O2 P/ g/ N, m% @% a' u6 ~「再見……」目送雪奈的高挑身影消失在門口口,遙無奈地嘆息,肩膀耷拉下來,房間裏突然一陣難熬的寂靜。5 z9 [2 o) T+ K: y  Y  d, y0 V
; `7 H( @" w$ S
雪奈之前的某句話讓她的心咯噔的一陣騷動。
" a4 W4 a# z  a% d# u  t, R( I& M7 |
  Q# ]  o; k! x8 Y1 g5 E「她……向我說謝謝耶……」$ a& d5 ?4 s& O4 d. y* n6 H
果然,’她’正如保證過的那樣,沒有丟下她,留在自己身邊呢,即使自己當時根本沒有意識,即使那個’她’,也是拯救和替自己做手術的醫生。
$ G# {) }3 z: @6 Z- [3 C/ A
) P: ^& }+ F* k2 x  E% N7 P小心地收好寶貝望遠鏡在床邊的抽屜裡,回頭看著眼前包滿石膏的那條腿,遙突然隱約覺得一陣的寬慰,這是從來沒試過的「古怪」感覺。但是,她卻感到很開心,也很自然,彷彿好像,冥冥中註定了,她會以這樣的方式,跟那個特別的’她’相遇一樣。
* H; K1 n+ N! j0 ^8 {# V# b7 _: J9 l2 m( v1 ?
真的等不及了,很想快點再次看到你呢,我的美人魚醫生……
  S; |6 h6 Y3 u1 ?. {& r0 h2 m5 c
3 O$ v! Y! f' n+ Z' S; a遙靜靜地浮想聯翩,唇邊上揚起一絲微笑,安穩地進入了夢鄉。
, G( f" u/ {( ~7 `: h9 R# I: X2 o) \& B
9 H& i9 P) `, f5 J* h

5 i4 {% H2 o7 k+ U——第一章完——4 |. |: P$ Y  b, T5 B& x

3 w* G* q( J9 ^! N# D5 S4 V. D
6 w7 m, o3 P+ x& E$ R. V6 p5 P
( P: w7 C- g/ F8 P  a8 ?8 I注*:標題來自歌手James Arthur的Say You won't Let Go。挺有韻味的一首緩慢曲子,有興趣的朋友可以找來聽一下。XD

发表于 2017-7-14 15:21:5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sunshine光 于 2017-7-15 09:04 编辑 + N3 r2 v" C3 l$ h* w

7 _0 f- f2 {1 M* c2 ~* K4 u什麼姐姐開新坑..??如此不動聲色,趕緊佔位XD 是說GBT那篇原本也不打算寫很長,結果寫著寫著就...哈哈~, `( j0 s+ i+ y% @! r+ R
' Z* a6 j+ D- J: O0 J% @
=====" x# f, g0 i) {( e
% D- L! l+ s! ~
賽車手和美麗醫生,似曾相識的感覺~
' J9 _; ~: G& W只不過這個遙的個性和單單的孩子氣不相同,顯得更加乖戾一點,動不動大呼小叫的真不是故意的麽?
, N9 Z2 c3 f4 d5 A6 n1 C- b. @' }(別為了引起醫生的注意做過了頭,到頭來適得其反喔XD& V4 k$ ?) K9 \7 Q0 t
0 a7 ?. S3 t9 g. b- e, K
目前為止兩人已經有點火花惹~尤其是金毛,該不會(又)一見鍾情?
$ ~! w. j. [% B/ E好奇接下來會發生些什麼故事,女賽車手和女醫生,會把現實困境放進去麽?還有題目叫「窺探」的涵義?浮想聯翩,拭目以待!

点评

同时这篇会是遥主动追女神,而题目,跟“后窗”有点类似哦~(奸笑)  发表于 2017-7-16 02:27
妹妹分析的这个遥真的跟我八九不离十啊,的确是除了孩子气以外还有一些嚣张和搞怪的性格吧,不过她怕痛这一点倒是真的(不怕做过头啦,满医生很容易心软的)至于现实困境,除了女同外还有其他,第二章会有苗头了  发表于 2017-7-16 02:26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14 16:40:2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mabas 于 2017-7-17 10:59 编辑
: ?& L1 l7 _) W. b$ D- M, f- u6 b% `$ A7 r" S/ S& i1 L9 i
听说大神开坑了,然后网速好差直到现在才打开网页,虽然比较忙可能过段时间看,还是要前排占座
8 K) k  ]7 g' K% j$ b$ f. @: ^0 o
) r* j9 C4 c; {) ^5 _5 G4 g
看到设定我已经补脑遥受伤满救治了,娶一个贴身保健专家啊。
1 m5 A- @6 J4 H9 G遥撒娇功力见长,像小孩似得hhh
5 S" ~. k+ q# D( Q$ Z# {嘴上是抹了蜜吗,居然连雪奈都调戏。) }# ?' H5 k7 h% n% Y

( Y& E0 a8 y. ?0 V- x原来是类似后窗的风格!姐姐真的好厉害啊!! x# T+ c1 L: \; e4 r
其实我认为在生活中偷窥与被偷窥不是绝对的。当你自以为破解别人内心深处的秘密时,在你未发觉时身边总会有一双被忽视的眼睛在偷偷看着你,就像电影男主在偷窥邻居,可是最后当他当睡着时候,女主卸下表面的伪装,拿起时尚杂志的时候,我才突然明白女主也一直在偷窥男主的心理,迎合男主的喜好。
0 x1 N2 ?& \+ c" r4 F5 @. [; I4 R" J4 H
. c3 z: Z; b/ H& z8 K( x只是在本文中究竟是谁‘偷窥’谁呢?又是谁在‘被偷窥’中渐渐地占据主动权呢?我似乎大概猜出来了。期待下文么么哒

点评

感謝晴姑娘繁忙之中還來支持,感激涕零……是的我的心思幾乎妹妹看出來了哈哈,雖然少部分類似後窗但不算是懸疑驚悚劇情就是了。以前覺得後窗這類的電影其實驚險緊張之餘也能深刻體會一些人性探討,就如妹妹舉例的那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7-18 21:53
大家不急,慢慢看~~XD  发表于 2017-7-16 02:37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14 17:26: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shuhiko 于 2017-7-19 01:02 编辑
, D) C  u7 _2 h! G/ P
7 i& B9 B9 y- s( M哇喔姐姐開新坑啦!9 f% }' `: e! X
先前排留名支持!$ l% ~" G$ ]2 w! |5 i# `3 e7 \
===========1 Z, o0 p2 Q) Z- V" j
抱歉又回晚啦(土下座)( O- p% I3 c7 F
說真的我很少看電影,所以也沒看過「後窗」,不過想來到底是不同的故事,應該也不影響閱讀才是, so我就偷個懶不去看那部片啦:P' F& _" D$ A2 d/ o! P. G

5 S7 l" d- t4 v; T. B9 r# s+ f7 E- y姐姐真的很喜歡みちる醫生這個設定XD 這好像是第三篇了2333
5 W9 D" X' l1 w$ V% J幹練知性又美麗大方的みちる確實有著不同於優雅音樂家的魅力>///<
$ z1 {# z: E' C  [$ U( e' f' T然後這篇的はるか比起棒球選手真的搞怪很多,是有什麼不為人知的祕辛嗎XD
1 v* T' d- L4 o1 O+ S從情節上看起來,感覺はるか盯梢醫生姐接很久了啊,不然哪能那麼剛好救到她www
! S2 v# r1 Q5 A+ N0 V- ^看到金毛收藏那副望遠鏡...果斷覺得這傢伙又不打算幹好事了,很想代替みちる懲罰她(誤
  `% p  J  \7 O* E3 y3 Y
8 L- s) ]/ q' Q6 }; ~5 h我在想,所謂的親密關係,一部份來自於對彼此的「自我揭露」,也就是,平常不想、不願、不能給別人看到的一面,卻可以毫不保留的在「這個人」面前呈現,而不用擔心對方會因此而厭棄/鄙視自己。
$ a* k. e: h, T5 z: W; B- ^(當然這點應該還是有個「度」的,再怎麼親密無間,也很難完全毫不保留呢,每個人總是會有一些只屬於自己的部分)1 g) s2 v/ {" v+ |+ C
而「窺探」,則是在不被對方允許或查知的前提下,去發掘他/她不為人知的一面吧。9 x0 F. ^  J" @. M( c% Y$ M
認真說,我覺得這有種犯罪的意味(汗) 希望笨蛋金毛別太超過囉orz
3 i8 r  ?7 D4 k3 U% u(嗯以上是沒看過「後窗」的某彥強作解人的思維模式請不要太較真哈哈(被打
7 ?/ x3 H& d3 P; n
- V1 S9 h# |& L5 s. K, ]1 P3 i+ a
夢幻甜蜜、如傳說般完美的愛情故事固然讓人歡欣,但是貼近現實的描寫或許更ˋ能觸動人心。8 c0 {& P2 B6 z- w* M
靜待姐姐下章如何開展情節,描寫「現實困境」的一面~9 I: P8 y! k" N0 ?$ H. x$ V- V

3 u% t+ ?. a; R; X% x; c: g( t

点评

感謝小彥的支持!很多細節妳都真的猜對了,哈哈~~其實這篇真的不用看「後窗」都可以的,畢竟總劇情和設定還是差別很大的,也不是懸疑驚悚小說,無所謂啦~~(笑) 金毛傢伙對滿醫生的確是一見鍾情了,可是人家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7-22 01:16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14 18:58:29 | 显示全部楼层
新坑?姐姐真是无声无息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14 20:19:10 | 显示全部楼层
開新坑!!6 U2 z2 l0 Z- m" I! R" v
我的暑假精采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14 21:33:3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先恭喜HL大開新坑XD. 坐等下集!

点评

下集會盡力快點出的~  发表于 2017-7-16 02:36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15 01:08:13 | 显示全部楼层
醫生滿真的非常有吸引力呢!我覺得這職業真心很佩滿的,突如其來的相遇,病人與醫生間之互動閞始,小孩子的遙性格十分可愛,謝謝H大新故事啦,又有動力追文,支持支持

点评

本人感覺滿小姐除了藝術家外最適合當醫生了,我已經無藥可救!且看這個大孩子遙怎麼努力把滿姐姐追到手,其中免不了要受點苦就是了哈哈  发表于 2017-7-16 02:31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15 01:33:59 | 显示全部楼层
不声不响的姐姐又开新文了,赶紧支持一下 ~~
! R1 c- d$ W4 A; ~感觉这个孩子气老是吵闹的遥好可爱啊,满好像一个大姐姐一样,后面的故事有趣了哈哈

点评

一個過度活躍喜歡搞事的孩子遙,和成熟的滿一對比,寫起來也是挺有趣的~~XD  发表于 2017-7-16 02:32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15 02:37:29 | 显示全部楼层
幾天沒有打開了,一打開就有新文,感謝h大大

点评

感謝親喜歡~~  发表于 2017-7-16 02:33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15 02:49:5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开始真的好搞笑,一个金发美男子怎么为了一点小伤在这呼天抢地,嗷嗷叫。结果居然是女儿身。。。话说我一开始也还以为HL大大这次写的是男遥。    不过这遥也是“居心不良”。肯定是先看人家是美女,所以就先来个舍命相救,而后趁机搭讪博同情。。。眼光长远啊!哇咔咔咔。。。

点评

其實男遙的話未嘗不可但是也錯過不少梗,女生遙的話就增加不少難度和考驗了,我這種壞心的作者自然不會放過這樣的題材(T飛)不過這個遙也是太吵鬧太孩子氣就是~  发表于 2017-7-16 02:35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16 01:19:21 | 显示全部楼层
醫生~~~~~~~思想不健康中~~~~~~

点评

親,別亂腦補啦~~(笑)  发表于 2017-7-16 02:35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17 22:30: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有新文了!太好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7-18 21:53:29 | 显示全部楼层
amabas 发表于 2017-7-14 03:40
' I1 H& Y) `8 c& E3 Z! r4 X听说大神开坑了,然后网速好差直到现在才打开网页,虽然比较忙可能过段时间看,还是要前排占座

+ w8 U* Y( n! {# ^% k5 d感謝晴姑娘繁忙之中還來支持,感激涕零……是的我的心思幾乎妹妹看出來了哈哈,雖然少部分類似後窗但不算是懸疑驚悚劇情就是了。以前覺得後窗這類的電影其實驚險緊張之餘也能深刻體會一些人性探討,就如妹妹舉例的那樣,在某個時刻某個人,在卸下自己偽裝的那一刻,也許那才是自己的本來面目吧。
: T" _7 E" k/ r& q% b0 b這裏的遙就真如那種在背後默默保護和窺探神秘女神的騎士吧(不算是偷窺狂吧,大概……)只不過這個騎士生活歷練和功力還不夠,性格也單純,只會裝傻賣萌油嘴滑舌,滿姐姐的內心怎麼會那麼容易就被她偷看到呢,遙這傻金毛還要等等吧XD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7-22 01:16:56 | 显示全部楼层
shuhiko 发表于 2017-7-14 04:267 O+ g) e* v+ Y, b2 Z; F
哇喔姐姐開新坑啦!
! O+ ]) C# ~5 W( O  d3 x先前排留名支持!
- B0 |7 c2 H9 r6 @* o* \' A===========

. s0 M/ U+ c/ G1 M感謝小彥的支持!很多細節妳都真的猜對了,哈哈~~其實這篇真的不用看「後窗」都可以的,畢竟總劇情和設定還是差別很大的,也不是懸疑驚悚小說,無所謂啦~~(笑)2 a  w6 R" D) ~6 E3 ^" ~! n
0 l2 o. l$ |% U% G" y( k& u% E
金毛傢伙對滿醫生的確是一見鍾情了,可是人家對她的印象就完全不怎麼樣,只覺得這傢伙就是個搞怪愛鬧的熊孩子吧,即使有了一點點心動但還是被很多阻礙的東西壓抑住,遙你光靠賣萌看來還不足夠呢。9 I% w% H/ y3 a% `2 c9 C; r4 a8 u2 V! W
誠如妹妹說的,在別人不知情的情況下偷窺她的秘密,不管出發點如何,總會是給人一種罪惡感,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小秘密,即是對自己的一種保護,也是藉以游離於現實的一種解脫方式。如果連這層保護殼都被撕掉了,對某些人來說就真的很殘酷。在這裏的話,我更願意相信遙是出於好意的探尋,她也是借助這個,試圖讓自己和滿的心走得更近一點吧。其實也因此,幫滿走出解脫的困境也不一定~~
* ~- h; B: }1 w6 {6 ^) L9 c+ X, A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天与海の世界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17-8-17 23:26 , Processed in 0.465132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