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海新增另一国际域名,两个国际域名都可应用。
harukamichiru.com 和 harukamichiru.net

天与海の世界

查看: 1142|回复: 40
收起左侧

[作者:Harukalover] 【羈絆:短故事系列】#7-10 重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0-2 16:20: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歡迎加入天海世界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Harukalover 于 2018-2-8 11:31 编辑 ! Z& q1 g" _4 C  Q+ O
/ C8 B) q# e" D/ k+ |! l: w
【羈絆:短故事系列】:外部家庭小故事合集% P' z2 h) j) A! b& f* r
. |; N8 N9 z' Y) I8 v

: h! U# A8 t' W9 c$ f' l5 I9 B3 X' |4 Q$ I$ ~7 e* j) I. P4 c
這裏會放一些閒時突發奇想的短篇小品,關於遙滿(為主)外加螢雪奈這外部戰士一家子的生活趣事,想到什麼就寫什麼吧,希望大家喜歡。
/ r7 I: @/ O# \+ Z9 Z8 J* K$ V8 A& P( B
——————5 \3 o2 M' }8 s2 }
  a, ^, V% e) F/ g, s4 V4 @$ m

7 ]& d( N. W- ^) A9 W( M" a5 B1 G1、困頓1 K( y2 h+ n# i+ I6 M/ G

8 m5 F* d5 k1 Q: {+ A5 R: U! }. R4 h. ]% t0 C2 {; K, q4 U$ D0 t
頭一次的,天王遙不知道該怎麼辦。  x' z3 Z& S, \, B$ m7 J8 A# ~/ |2 e
若是其他的日子,事情也許會沒那麽複雜。身為身手敏捷戰鬥力強悍的天王星戰士,她幾乎沒有什麼無法應付或解決的問題,然而在此時此地,她卻被困住了,而且她竟然不敢動彈一下。
0 I- [; u, C( W# O3 h# {& {" t0 j! T
身邊的愛人沒有聲息般的一動不動,倒不是那可怕意義上的「沒了氣息」啦,遙苦笑著提醒自己,但那位美麗的小提琴家,絕對也是對周圍的一切置若罔聞。昨天演出回來果然還是太累了吧,這也注定了,此刻的自己是沒人能幫忙了。 ! ^, N- T- `* b' q# h9 {7 t
. x/ H0 Z. F4 e- T3 i; L
完了!怎麼辦?
3 G) L; [  a9 H1 S至少在遙的記憶中,和滿相處這麼久以來都沒試過這種情況,所以,沒有可以商量的餘地,。
: h4 `. n+ I3 T' X; o" {7 t& F% t& _* x, k
她皺著眉冥思苦想,動動一隻手那略微麻木的手指。唉幸好還勉強有點知覺。但是,渾沌的腦際搜尋好一會,確實記不起有任何印象了,而事到如今,她快沒時間了。
- }/ q# X: U2 ]) I1 f$ S0 p
/ O% d5 u- ]. c, F0 ]遙覺得自己已經是完全被囚禁住了,逃也逃不掉。能想到的唯一解決方法,就只有「那一個」了。但是,她卻不想、也不敢那麽做,至少看到面前如此的一個海王滿,看到她恬靜美麗的睡顏,平緩誘人的呼吸,遙就無法忍心狠下心腸
3 M% E! A) |, |/ U- y8 B* _$ r: ~: o8 B
萬一真的做了怎麼辦?她會不會生氣?我會不會被懲罰?腦筋裡如走馬燈似的迅速閃過無數種可能發生的景象,而每一樣都實在不怎麼美好和讓人放心。9 A2 B7 A, o. u3 A! y
怎麼辦?小心一點的話,應該不要緊吧?
3 j( [8 s( c) y8 h# W  D% ~( P4 h1 Y, g+ `) J' k: U
遙忍著下腹傳來的一陣陣隱約如針刺搔癢般的刺激,小心翼翼地咽下一口唾沫,嘗試著開始蠕動僵直麻木的手臂
8 b) R9 e& q8 x0 b/ _  a+ L; J6 q8 I, O2 l
「遙?怎麼了?」
. z; f1 B1 o9 h, Y" ^睡意正濃的溫存嗓音從她的頸項處傳來,枕著她胸前的海藍髮女神疑惑地嘟囔著。( }0 m4 T# G1 W+ O5 J
糟了遙霎時馬上僵在那裏,屏住呼吸停下手裏的動作。/ n* T! l6 n+ N1 {0 a( X
7 ], `1 o$ V  M2 K# U1 ]( W
「呃,我——」支吾著小聲解釋,眼睛無奈地望向頭頂的天花板,狂跳的心臟,腦海裡不住地懊惱著怎麼收拾殘局。
3 }8 j4 R4 a/ c唉,太晚了,還是把她吵醒了~~~既然如此,那就沒辦法了。
' S7 D; [6 _& Z( T
) [% d$ i1 ?4 W「滿,我的手臂麻了~~~」遙艱澀地一笑,示意一下滿舒服地枕著的自己的手臂,接著上挑嘴角,露出一熟悉的邪魅壞笑,「還有,再不放開的話,我會尿床了喲~~」說完柔昵地在滿的頭頂上留下一吻。6 q2 \: p0 ~3 a3 ]) |- ~" C* E
「唔真是的,怎麼不早說?」滿乖巧地微嘟著嘴,嗔怪地捶了一下她的肩膀,接著挪動身體稍微離開遙的懷抱。
, v4 ?+ L6 p8 G9 C「我怕吵醒妳嘛」很小聲地回答,然而愛人卻沒有回應。
( ^# {. k, f1 j* @' b5 d, S5 R! s- F# G
終於都解脫了。遙重重地深吁一口氣,小心地把已經沒有知覺的另一隻手,從某對修長白皙的美妙雙腿之間,緩緩地抽回。# S: E) ]3 H7 @* T) x( {. w

: K% V) x) h9 Z5 e掌心和指尖上面似乎還殘留著歡愉黏膩的誘人味道,但是遙下秒鐘已經顧不得了,光速地從床上彈起,飛似的撲向洗手間的方向。7 ^0 ~6 J$ R2 i$ N/ h/ v( X

8 @  [/ _8 W, f  Z# ?總算是達陣成功。
4 m2 F/ Q# \5 z# L8 p8 y' v
5 D- W8 V, e$ @* {0 n5 _# x, f「遙,快點回來喔,我等你~~」& A( X3 C: M. R% U+ [
砰的關上門那一刻,背後還能隱約聽到愛人充滿慾望和溫柔的聲音。# ~' {0 \; @- R) H/ |

4 r. d# C' B2 T「很快就來!~~」心裏愉悅地暗喜,遙情不自禁的加快了速度。
" {" G* V9 j/ \; \5 q5 Q" }" o7 P' F. M2 c
勝利女神,始終都是那麽關照她呢。, P9 D5 s- U; s* R' a, a0 b1 a4 K4 D
) Y; C" U# N* P9 `
' D# [6 M. ?' u' M) `
———————
# M* {- Q7 R1 h5 w- U: b. N, S2、冰淇淋
% T& J% e& Y0 X* k9 J- k
* _: D- r" s1 [$ Q# s
9 _% z! N) L. e- o; z5 d「螢螢,太靠近的話會掉下去喔——」
$ _. ]7 @/ S- m' U踮著腳的紫髮小天使扭頭望向她,不情願地從跟前趴著的玻璃櫃檯上抬起身子,玻璃上很明顯的殘留十個小小的指印和一個鼻痕。
* q$ w0 y* G# V* l* b& ^6 e3 }遙有點哭笑不得的搖頭,歉意地遞給櫃檯前的姑娘一個微笑。
; @5 m  D# T) {" [) D0 {% N3 b" ~/ p7 x% A, L
「唔~~好難選啊,遙爸爸,」螢可愛地皺眉,小手點著噘起的嘴唇,視線不住地在玻璃櫃檯後的數個各樣顏色的雪糕桶上徘徊,「每一樣都看起來好好吃~~~」
6 I% h2 h, E6 ^, [* f% ?  d% K/ ?$ C. m8 v! f# M( U3 A
遙只是淡淡地聳肩,「那,就選你覺得最好看的顏色吧?」其實內心深處早就知道女兒的答案會是什麼了,但還是有趣地發問。2 a1 |; N5 y2 T: w+ {2 T
「全部都好看!」果真如此,每次都一樣的問題。
: C7 J/ {" u9 ]1 B7 \9 S: k! b8 P' [+ i5 I( Q/ \! B% N. c4 k* {: m
甜點舖職員熱情地朝她微笑,「小妹妹,不如給你試吃一點,看看喜不喜歡好不好?」! @8 E, @# A1 ^* R* X
「嗯!」咧開缺了門牙的小嘴驚喜地連連點頭,螢高興地再次把鼻子和臉貼在了玻璃櫃檯上。猶豫思索了好一陣子,小手終於停下,指著某個顏色的小桶位置。% N6 L+ u, T: a+ ?4 ^' N
0 ~, Y/ K1 f  I
「我要紫色的那個!」7 k7 j- w5 u6 I2 ~" e9 a; Q. S
遙和女職員重重地呼了一口氣。, t# A. M2 j+ ~. |
, N% ~" y5 l; ~4 L0 c
把一個舀了一點冰淇淋的勺子遞給螢,兩個大人饒有趣味地看著開心哼笑著的小女孩,如得到寶物一樣小心而期待地把勺子含進嘴裡。
" ?% H  Z. J! P+ Q& c
4 B0 b5 o& {  z$ k- r8 A9 J; X「好吃!我就要這個!~~」拍著小手興奮地宣告,嘴邊沾了一道紫色汁液的螢可愛地蹦跳著,那純真的笑容讓遙不禁心頭一暖,簡直幸福地都要化掉了。$ e  [+ m% t+ F; j" E
嗯,待會兒又要帶她去清洗一下了,小孩子就是費神呢。4 ^0 ~) d4 _! |6 a
4 O1 R& M  C& F+ z
「好嘞~~」
$ A" V1 U! w* R1 J: I  U深紫瞳孔緊張而專注地緊盯著從櫃檯遞過來的雪糕筒,小手迫不及待地抬起接過。) u! c6 v) }1 g: ^  g
/ J6 e( C6 D$ C% F: |! K
「爸爸你看!~~」) ^' d" X' k) ?# o  H* Q
自豪而興奮不已地轉身示意,然而, U5 a# H6 w  `8 Z% c5 f

, x; U1 t* w' {6 l" K( U# C「啊啊螢小心點!」3 V  U& C9 I7 N. z& x
身體回轉的速度太快,就在遙略無奈而驚詫的目光中,看著那甜筒上高聳的兩個紫色圓球,伴隨離心力的作用歪斜晃動,再接著跟隨地心引力的無情擁抱,只聽Pia的一聲——
1 r' z$ y, _3 e
# I: o3 z' z; ?8 Q) z- C遙、螢、還有瞪大眼睛的女職員,三人呆立地望著地上可憐巴巴的那一團紫色黏稠物。4 T" O8 t0 r8 o" i/ Y, ?2 w; V/ v
+ i$ \3 i, N  A
遙緊張地臉色有點發白,看著女兒緩緩地抬頭,哀怨萬分的小狗眼神射向她,小嘴微微顫抖著下撇。+ h8 p& l: L$ }
, T6 d" V7 A! @' ?
「爸爸」
6 ]6 z! q# M8 ^6 H* n7 n& ~「好吧~~~」沙啞小聲的一句,遙悄悄嘆息,伸手掏出了自己的錢包。" X  e) i0 `/ y- [" T4 y; v) D

' O3 d- x- _. U+ X7 B. T—————-6 ]5 R/ |& {+ O
3、犧牲' _) P' F8 B% l5 K1 d; g2 [

* C; X( g. X8 ^5 O+ o9 b  A2 U
# o$ t( v' _& j+ S% j" J「滿,試一試這個。」
; q% B/ D; [4 r
; k" i' E: b" h6 U" X" [9 @1 j小提琴家狐疑地瞅了一眼遞到眼前的勺子。那團看似巧克力的黑褐色黏稠液體其實看起來還不錯,起碼這次不像上一次那樣擁有令人退避三舍的可怕綠色,這本身就是一個好的跡象,不是嗎?: b$ Y0 O" n2 l6 a8 [
# i' r9 s- T% H' w$ M3 I' S
而且,這是遙努力了很久的「成果」。0 P; n4 f( K, y+ a7 N; M% v
忍不住抬頭望了面前人一眼,正好對上那雙無法抗拒閃著晶瑩動人的光芒的綠眸,正滿是期待和希冀的望著自己。2 |; K1 I- X1 J1 {8 t2 u5 u" ]
/ _8 A6 y( I. Z6 s9 ~: ]1 R' f
滿的心臟霎時亂掉了幾拍。眼前的遙,只能說難以置信般的可愛,和誘惑;帶著自信而得意的帥氣微笑,細緻玲瓏的側臉上沾染了一些巧克力和粉末交雜的痕跡。尤其是殘留在她那形狀優美的柔嫩唇邊的某點巧克力殘漬,都在敲鑼打鼓般地吶喊慫恿著滿撲上去,肆意地品嚐一番。9 a: Q; r3 h3 t/ g, e
總之,由面前的遙渾身上下散發著的「可愛」荷爾蒙,幾乎讓滿陷進了無法忍受的慾望之中。
! k  J( O! {8 q- ?: d/ ?
% g3 E. {7 b! U6 K. N0 e遙可愛地稍微嘟著嘴巴,又把手裏的勺子朝滿湊近一點:「來吧寶貝,就試一點點嘛,好不好~~」
8 x* n; C6 V# |" b8 V/ V就憑那一句帶著孩子氣的寵溺稱呼,連帶那雙無法抗拒的期待美眸,就足以把淡定怡然的她完全地擊潰。有點兒無奈地跟自己的舌頭和胃部說聲無言的對不起,海王滿下意識地朝面前的大孩子閃了個無辜的笑意,開啟雙唇把勺子含在了嘴裡。5 b! i6 ?  w" b$ \8 ]4 v9 S

1 q4 {2 \) o9 a5 X+ j! S2 \5 T柔嫩櫻唇在接觸那微熱的液體瞬間,滿的笑容就那樣子僵在那裏。
/ U. [# U- I8 t% I4 R" v# t3 h& x/ |  E/ y( b
「怎麼樣怎麼樣?」遙緊張地盯著滿的臉,對著手指興奮地問著。
& f2 U2 Z& B9 N/ e' B用盡所有的意志力努力保持自己的僵硬笑容,滿很勉強地把口裡的東西咽了下去,同時敏感的味蕾開始不可避免地產生某種異樣而不安的感覺。
1 u' a% t, F4 k0 @
# L' V- w! f! d* Q$ M  p7 O& d她嚐到了鹽,而且是過多的那種。遙肯定是把鹽當成糖了,其中還隱約辨識出類似醬油的味道。滿那時刻有種馬上就衝去洗手台吐個痛快的衝動,但冷靜優雅的她還是按捺住了。
. s/ ^7 g- M3 z3 o7 A只因為遙罕見地把自己鎖進廚房整個早上忙活幾個小時,冒著幾乎把廚房都燒掉的危險,就為了滿足滿她自己突發奇想的「啊突然好想吃甜點」慾望,看著那雙凝望自己的純粹無邪迷人眼睛,滿只能覺得,把自己的性命豁出去了都已經無所謂了。
: o3 [* L. w! ^8 V0 f/ ?! x
' E7 X# [& m. w一向都是這樣敗在這傢伙手裏啊,哎滿挫敗地心中苦笑。6 I; r/ X6 G5 m" w6 z% J

. H4 p8 t6 ]1 a6 q6 v. W: Y「喔,味道還不錯~~」她撒謊道,對遙閃了一個滿意的溫存微笑。
' I1 p+ s! c1 o4 A「太好了!~~」金髮傢伙幾乎興奮地手舞足蹈蹦了起來,張大結實的雙臂把她緊緊地擁進懷裏,幾乎閃瞎眼的無敵笑容幾乎把滿的心都要化掉了。9 ?9 ?) t# Y9 X8 u& S1 o! J

3 e. h* C' N* H& ?3 D「就知道那本書還是有用的吧,試了那麼多次終於成功了!」誇張地委屈投訴,金髮腦袋在她脖子邊不住地磨蹭。) J# S& A  \# I& \0 \
「是嗎?」滿很小聲地說著,滿臉的黑線,心想著遙她自己到底有沒有真的自己嘗過呢還是舌頭已經壞掉了?4 b7 {0 s- j2 x$ Z
嘛算了,只要她開心就好,自己犧牲一點點味蕾應該沒問題吧?
& }( E, c# a% w) @2 N6 M5 s& z. D* g
「滿你喜歡就好!來,這裏還有一大鍋呢,我待會兒做成巧克力聖代,滿也要努力吃完喔!~~」
0 H; j1 V6 J0 O/ A! ~; J3 g$ W+ }滿心歡喜地說完,遙轉身走回爐子前,忙不迭地開始攪拌鍋子裡的那攤散發著不明氣味的黑褐色液體。
  a! W: }/ b* t1 w1 c2 ~) E. U1 i9 ^, @5 V2 _! H# f7 U
背後的滿僵硬的笑容瞬間垮掉,俏臉霎時發青。
: `/ l* G% d0 }" H, u  q& S. r不動聲色地,她悄悄地躡手躡腳退出那個是非之地。: v6 b" b- V, U  V5 G4 a7 D

: E0 V4 i1 `2 c( e5 Q$ w( o‘好吧,看來我還是放棄治療好了~~之前的那句話就當沒說吧’9 ?7 u4 r/ f' a: B* s; b

- n) c1 i/ H: h% @. w2 V0 P) Y- y! e3 S3 e5 i) Z
) H4 h9 z! y7 h; p# y, j# Y) Q
------
/ `& B* r' Q- H' U: R- d( ?3 ^暂时结束,有时间待续~~~~& q+ c9 O4 T- l2 ?0 X, s- ]

0 W1 @) A# s! Z5 N9 d" C

发表于 2017-10-2 16:54:07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好看。, _7 \7 k& ^# c% X7 c7 k9 g3 Q6 b8 T
小瑩太興奮了,把好不容易選好雪糕弄丟。不過唔怕有遙爸爸,富可敵國買起整個雪糕店也是沒有問題……另外第一個故事,HL大突然的撒鼻血,他們是一直作戰都沒有時間去洗手間嗎?真的是太激動了
- F, v6 V/ N; x! C  h這真的是愛愛馬拉松

点评

哈哈,闲时写的小短文,加上我的确很喜欢遥和萤和外部家庭的小趣事~~~ 第一个加点点小不纯,算是给大家一点刺激吧哈哈  发表于 2017-10-3 15:35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2 17:04:02 | 显示全部楼层
螢很幸福呢,有這麼疼她的爸爸* P$ O, e8 B) T0 t
滿女王面對遙辛苦做的食物
  h/ ]: E3 H  i! y  W很棒場(?)地吃了一口1 s* c: }$ _3 E. |+ D7 f9 Y; y
也很給面子了呢XD
# r- k9 p9 g$ Q不過遙就不對了,你怎可以連味道都沒試就給滿吃呢XD

点评

哈哈,遥做的食物每次都是鬼见愁的那种,其实遥有试吃的不过可能已经坏掉了,哈哈  发表于 2017-10-3 15:36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3 02:23:5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很久沒有看一家的小品了!

点评

家庭小品每次都让我很开心  发表于 2017-10-3 15:37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3 03:10:3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心地把已經沒有知覺的另一隻手,從某對修長白皙的美妙雙腿之間,緩緩地抽回。」
) S1 d  q  ^. C6 u8 U& h1 G4 r6 u; Y3 ~
這是什麼睡覺姿勢XD
) l# n" T! o# p2 G% g8 A9 _* x
) t, K+ e% @5 d+ P小品實在讓人心甜

点评

其实那个姿势就是…… 手指Play结束后就一直夹在那里然后两人就睡着了(捂脸)~~ 可见遥的手技一流啊(喂)XD  发表于 2017-10-3 15:38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3 04:47: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最喜歡第三篇!哈哈! 遙沒有試味嗎? XD 二人的相處很可愛~

点评

满即使这样都要忍受遥的“美味”,辛苦了!~~XD  发表于 2017-10-3 15:39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3 13:55:4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甜蜜蜜的小品文,读起来别有一番趣味呢……有空就多写一点吧,生活中的小片段更震撼人心呢~~

点评

最近虐的比较多,所以要写点甜的来调剂一下~~~ XD  发表于 2017-10-3 15:4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3 23:47:36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果然是廚房殺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0 17:23:5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Harukalover 于 2017-10-10 07:40 编辑
& q& Y. b% S  y1 R) c4 K
" c/ V- L# l6 G" T& Z% T7 T又有新段子了,希望大家喜歡~~# |& L8 Z9 _, i) a$ ?- `3 C% r: R

7 U: E/ z4 R1 Q6 F# D% v—————
* O8 s) e$ ?: a% H. m$ ~: p4、矛盾
# v# t( b- I: K' n) O2 d, b2 |& q7 u- G7 L/ q$ Q) i

$ e, D- g9 M1 |5 a6 ?4 v3 _她艱難地劇烈喘息著,無助地癱躺在床上。頭腦已經無意識般的眩暈,渾身上下因那令人震顫的觸感而麻木和沈重。嗯,其實也不算完全是……, Y. K. y% T$ A( ^$ u) v* u
即使她感覺兩條腿早已沒有了知覺,但是,被滿剛剛撫觸、細吻乃至舐咬過的地方,卻如讓人折磨般的挑逗而欲罷不能。5 J% F6 g9 u; C" x$ k
0 m. A! P# l: @: S# i
「滿,妳……好壞……」她殘破地擠出嘶啞的一句。9 e" L" N* `  D( ?4 w! a
「怎麼?」居高臨下壓制著她的赤裸女神垂下頭,魅惑地偏偏腦袋。- X* r  ~$ j9 k2 J  r. C3 E
「這……明明就不……溫柔~~」感覺著來自私密處源源不斷的刺激和酥麻,她勉強地喘息著投訴。
8 {) w9 I# y. h) `2 [$ C  ]
# r7 L6 N3 p8 f: i面前的愛人只是上揚一絲無辜的微笑,但閃著矇矓藍色火焰的瞳孔底下卻說著相反的意味。慵懶地緩慢抽出深埋甬道裏的一隻手,滿的指尖開始沿著她平坦結實的腹部向下細細地游移畫著圈圈,玩弄般地撫過髖部,順勢而下摸向她敏感的腹股溝。" K: ^$ |1 y5 Q# N9 k

/ u" j$ R9 X- V遙的大腿下意識地再次夾緊了,下方的濕潤再次氾濫。
, y5 |/ D! ]9 o; ?( x同時感覺著滿羽毛般的輕柔唇瓣已經開始在她的頸項間點綴挑撥滑動,如海浪般一波波的柔情攻勢順而轉向她隱約發燙的耳廓後方。
: ~- ?1 @5 `8 D( [+ X; h
- z% z) F2 y5 [9 l$ n「原來,還不夠溫柔麼?」而此刻從耳際縈迴的,是身前的魅惑女王低沈而甜膩的刻意低語,陣陣滾燙的吐息瞬間讓她腦際一陣渾沌,徹底失去了反抗的意識。「那,我就只好,再試一次囉……」6 G! R5 u) f# }

$ ]8 n6 S: N; i5 @+ e) t, j8 r遙只能閉上眼睛,從喉嚨裏發出很微弱的一聲嘆息。
6 Q# F2 @! N4 m; T# M她知道,在這種時刻,已經沒有什麼反駁的需要。
3 t2 W9 O2 @5 G: r「好吧,妳喜歡就好……不過,要說話算話喔?」
9 W6 z- ~# F3 I1 F2 `6 p$ U3 ~% Z0 U* P6 Q
海洋女神的魅惑笑意是對她最好的回答。
! Y# y( x9 e0 I/ D
. @) L8 U' H8 J9 P/ I; h
- y' ^1 C3 k# Y5 V, T9 s) @) _* t8 ], P% S" G
注:這裏的情形是對應181集金毛那句「想你對我溫柔一點」的名言,算是腦補的後續吧。反正這兩人一到「只有我們兩人在的時候」,就只會發生這種事吧,哈哈。
+ c, K6 U  _/ W3 U1 \( O. N) B% j# J0 H

' \6 m0 N  S" l; r4 x8 e————
4 }& @: j- v: h5、合照) I7 k2 r3 b& v, e& ^/ I
4 O8 ]* j7 N3 A; g" i" W

% q4 x# r4 j$ r5 B; X" k2 O; C一陣很細微的儀器喀嚓聲傳入耳邊,把她從舒適的美夢中驚醒。
7 z" i. f2 ?, j- r2 M# Z並沒有嘗試睜開眼睛,滿有點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也許……是做夢嗎?然而下秒鐘,她再次聽到那特別的細微聲響,同時感覺到自己身邊的床舖上有移動的聲音,似乎有某個小小的重量壓在她的腿上。
7 i+ _, h" q! h' |7 K$ m& `: [6 k. V& Z& G
再次很輕的喀擦聲響,熟悉得可怕,就如……照相機拍攝的聲音?
2 a2 g5 h& z4 U! q
( }+ P7 j" Z+ J% \4 ^" I# z) }% C滿忍不住終於悄悄睜開矇矓的眼睛,從枕頭上抬起頭。果然,對上的是一雙天真無邪的紫色大眼,一臉可愛的笑容望著她,手裏還拿著那個發出古怪聲音的東西:一部小巧的拍立得照相機。
9 a' o/ `# }+ ]0 ~4 q- ]5 e' d5 `! I& r* Q
「螢螢?一大早的在做什麼呢?……」略疲憊地低聲說著,滿擠出一個溫柔的微笑。
+ A' ~7 S, z. H# l8 l( r女兒只是興奮地嘻嘻笑著高高舉起手中的那個武器,自豪地跟媽媽宣告:「是照相機喔,雪奈媽媽剛剛給我的禮物!」) S5 m( j% K% a/ a7 }
/ u  H7 b! }& b, u8 s. b4 _3 }
滿下意識地扭頭望了望桌前的鬧鐘,6點15分。  D6 E1 M2 ^2 W* D7 F" h4 _# z
雖然對於才幾歲的小孩子來說有時睡眠時間的確不太規律,但就算是給禮物,也太早了吧,這古怪的時機安排……( z( U7 K8 q& n& E, e

5 m$ T- Q/ T: Q4 k  j. Z* T「我很喜歡呢,雪奈媽媽她說讓我拿來給你和遙爸爸看看!~~」/ @' c5 `0 ?1 M. O  n

6 S. p0 u, Y- t- }! z. E' K滿悄悄嘆息。果然如此,也怪不得雪奈的「安排」了。誠然,雪奈和她們兩個一樣,都竭盡所能的愛護和照顧這小小的毀滅戰士,但多堅強多有忍耐力都好,她也是有極限的。尤其是到了某些凌晨暗夜,她和遙都在’清醒’地忙著’某些事’的事情,往往就會把雪奈逼到牆角。滿的心裏暗暗升起一絲的愧疚,最近雪奈也是很辛苦呢,一直忙於大學和研究室的論文,經常做到凌晨甚至通宵,回到家還被她倆這樣搞,誰都會有「斷線」的一天。5 J$ d/ f2 c% y5 ^
這也就難怪,今天5歲的小螢會莫名其妙有了一個新玩具了。/ e. ?' s# Q& H2 {, b( ~0 U5 T: ~
& e' {( x$ C3 I' v- S  s+ B. @
滿有點困頓地輕吁,扭頭看看自己的身邊,某個金髮腦袋依然安靜地埋頭熟睡於被子之下,沒有反應,一隻結實的手臂還鍥而不捨地環扣著她的腰。
. f$ [3 h8 m( A% ]" h. x: g) f' b但是,今天如此的情景,解決的辦法,肯定還是有的。( V( Z! W# _6 L$ _/ h
1 A; W3 W  J+ h# s: z# M5 F
「螢,爸爸還沒睡醒,晚一點再玩好嗎?」滿很小聲地說著,把食指放在嘴邊示意女兒。4 W. {7 v3 h1 F6 C1 q8 h+ {
螢猶豫了一下,偏偏腦袋,乖巧地放下手裏的照相機,羞澀地「嗯」的一聲點點頭。1 D2 q. f# c5 m9 V5 y. L
看著可愛的女兒,滿覺得心都快要融化了。她溫存的微笑,稍微挪開自己的位置,無聲地拍拍自己身邊的被單,示意女兒過來。
! v; N+ N8 [+ R9 v. k螢咯咯一笑,馬上就迅速爬過去,鑽進爸爸媽媽之間的被窩裏那狹小空間。
3 [5 X$ m* m+ c0 F7 ~( d" i! m  k) a3 f+ K$ _" x: o5 I
滿小心地把被子拉起蓋住女兒的小小身體,看著她滿足地貼近熟睡著的遙,把小腦袋安心地靠緊爸爸的肩頭,同時還可愛地打了一個小小的呵欠。遙只是勉強地悶哼一聲,手臂下意識地摟緊懷裏的女兒,並沒有睜開眼睛。
  X! |. S$ I3 O6 R. V滿溫柔地注視著那可愛的兩個人好一會兒,沒有出聲。饒有興趣地看著螢很快就跟隨爸爸的步伐加入了美夢世界,她忍不住悄悄湊上前去,在紫髮和金髮的腦袋上,留下輕柔的一吻。( A; p# h1 r/ v6 d$ x- z/ S. {
, Z$ L8 h5 U( n2 d/ W  l9 s
自己也靜靜地躺下,身體緊貼著身邊一大一小的兩副軀體,油然而生的美妙觸感和熱流開始湧上心頭。打算追隨夢境之前,滿有點好奇此時此刻她們三個人的情景,會是怎樣的一副畫面呢。8 j. {# h( D( s+ g( E3 p
頓時閃出一個主意,滿的手連忙摸索著床單,尋找螢剛才丟下的新玩具。總算在遙的身側和螢的膝蓋旁邊摸到那個小玩意,滿不聲不響地抽出手,把照相機的鏡頭對準自己。7 [3 k# l- S0 @) s) U# M
抬起手把鏡頭移動好幾個方向和位置,才找到滿意的角度,確定把她們三個人的樣子都能攝進去。
  A  ]8 I: C0 w" x2 p# c0 v2 V; t, w0 y. b, L  D" {
滿意地點點頭,滿把臉湊近遙的睡臉,下巴接觸著女兒的小腦袋,安心地露出最甜美的笑容,對著鏡頭按下了快門。/ Z, z7 m7 l8 |  Y

1 a6 q  U) {0 U/ o) P和最愛的人們在一起,緊靠依賴著彼此,所謂的平凡幸福,就是如此吧。, @2 Z) s* m3 |5 Z  B

1 l3 [/ z5 P: @3 k4 e  M. K6 r" W" C5 J$ \; J  I5 B5 W' Q

7 ~9 A# U: i  }0 A2 f8 q—————0 M6 X* j1 i; k  ^0 n

5 P* v+ T! c' m$ v( R7 HPS:感謝點評的同學提醒,原來我又把某位管家姐姐忘記丟在一邊了,罪過!就改一下標題吧,希望雪奈姐不見怪(被打飛)1 m. Z3 D, C- g

点评

全家福~~~居然沒有雪奈 雪奈在隔壁搥牆啊~~~~~~~  发表于 2017-10-10 19:17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11 00:24:0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合照的故事十分可愛呢! 雪奈出埸了!

点评

haha,但似乎雪奈每次出场都被无视了~~XD  发表于 2017-10-15 19:58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11 02:21:4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到甜蜜独处的私人时刻满小姐就不会那么“温柔”了,哈哈,遥好可怜XD。
, h+ ]; a; A' E0 O) }- _合照那里,两人只顾着和女儿甜蜜把雪奈忘记了,替管家姐姐心疼。

点评

是呢,其实满小姐一旦色气起来也是很可怕的~~XD  发表于 2017-10-15 19:58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14 14:11:07 | 显示全部楼层
遙啊,滿沒說錯啊
0 j" \6 F/ s1 T) M2 Q3 o; x7 C% P她的確對妳很「溫柔」啊!!!
  I0 ~( B: v  `7 N3 f: Z只是她說的「溫柔」跟妳想的「溫柔」是不同的意思而已XD

点评

这位亲你真是神了!满小姐的心思都被你看穿了哈哈!~~  发表于 2017-10-15 19:59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14 14:30:29 | 显示全部楼层
滿小姐的溫柔好霸道啊!, ]$ P/ u9 E) c
我反覆看了十幾遍...5 _. d( T8 T: A1 @6 S/ d
鼻血還是狂流!1 U, r# w3 L! B! N+ ]# L7 f1 _
; h6 `. I  e' [  V
合照的畫面也太可愛了~3 C: t& }0 n3 q0 L7 [( V
這玩具讓小螢玩
3 ~4 c7 f! R: J, f* w殺傷力也太大了
. L9 `/ k* N8 S5 B' P照片沒收好的話會出事的...' l0 V1 f" p; K9 g
哈哈~

点评

我说Kim大这么一点H至于看几十遍嘛,那你的那些我只看三遍就已经失血过多了怎么办~XD 合照的事,若是雪奈看到会伤心死了,还是收起来好了哈哈  发表于 2017-10-15 20:01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14 14:45:16 | 显示全部楼层
沒有雪奈!!!,她要哭泣了,這倆口要忙伙的時候,她顧孩子阿

点评

管家姐姐真的又悲剧了,罪过罪过XD  发表于 2017-10-15 20:01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1-27 00:46:5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Harukalover 于 2017-11-26 11:54 编辑
, E" ~- s0 c7 O7 w' ]' K. y) ?4 H- E( b. Y! L" W4 F3 a) y
寫連載真的很累,還是覺得寫點小短篇調節一下挺好玩的7 u, L" b) R: o8 @6 o# e: s% P, Q
這兩位的家庭生活也是真的蠻有趣的,哈哈
/ g7 L! e% L# x* s* y7 T1 t9 t$ w5 {9 X7 B5 E
——————9 X5 W& I& V: x2 T7 z
3 I+ X- R6 l6 S  T2 W
6、 想念你
+ @  Z5 H; s0 ?9 P( n! h  o9 S
% L) v: ?4 s) s* I4 T; x+ R; ~6 d8 h, @, l3 \, d
「我回來了!~~」
+ y7 T$ w) _3 o# k優雅溫柔的聲音,拎著行李和小提琴盒的她如往常一樣開門進屋,順手關門後一邊忙著脫下高跟鞋。( ~- ~) |: z9 U1 m5 n3 w% T, c3 k+ A' p
然而下秒鐘就突覺一陣小旋風猛的衝到跟前,重重地抱緊她的下身,整個人差點被那衝力向後推了個踉蹌。
+ o9 b1 B" S3 l9 b: h
0 \$ b* M0 Y( U5 l) d( v. h% u. j/ {' n若她是普通人的話肯定會被眼前這幾歲孩子給撞倒的。然而她自己並不是什麼普通人,她的女兒也跟平常的五歲孩童有點‘不一樣‘,況且在某人的潛移默化影響下培養起來的奔跑速度,也不是開玩笑的。. B5 G, d' H/ u: V
: E0 G1 ]0 h6 A# C/ a, t* a/ s
「滿媽媽!~~~」閃著莫名興奮光芒的紫色瞳孔抬起望向她,小手臂緊緊地環著她的大腿。「媽媽~~媽媽回來囉!~~」螢的稚嫩童音好像唱歌一樣響個不停。' ~6 M5 j1 G  U' t
$ D+ D3 K0 a/ o' c( J! o
有點哭笑不得地彎下腰來平視著女兒的視線,滿一臉嗔愛的微笑,「螢螢,這麼興奮的樣子,真的有那麼想念媽媽啊?」一邊伸手輕輕揉著女兒的紫髮腦袋。9 Q! `3 T2 b' w
# M; b' ~- c9 Y$ S7 b( A
小小土星戰士可愛地扭著身體高高地嘟著嘴,委屈地小聲說著:「遙爸爸不會做飯!」說完之後不服氣地朝背後廚房的方向白了一眼。$ z% }8 ^* I5 C2 ~! t8 Y
「螢,我聽到了喔!」廚房裏傳來遙不懷好意的沙啞嗓音,伴隨著類似鍋盆碰撞的砰啪聲音,滿有點好笑地聳起一邊的眉毛。8 S: n4 B. k0 x* n* S: J
「還有泰迪死了……」螢接著埋怨地嘟囔。7 r0 U  G/ r! s. m1 [
滿略帶疑惑地皺眉,偏偏腦袋。回想一下自己五天前早上離開出門的時候,那隻褐色的毛熊玩具還是好好的,怎麼就……
' A7 b3 _4 r. ^  l「發生什麼事了?」滿問著女兒。
4 @; L# p- M& \; s$ r「隔壁坂本太太家的路卡幹的好事。」不慌不忙地插進一句,遙一邊擦著手,一邊從廚房裏走出來,滿敏銳地發現她穿著的襯衫滿是皺褶和褐色的污漬。4 F; F* O7 l4 I; R) p6 t
滿忍著笑,望著遙略帶無奈嘆息的表情。
$ U0 D3 ~" n% Z" M+ [, G* d* k( A( _- K' h. r: O% s$ _, [9 S
「親愛的,歡迎回家~~」
% k9 u$ C* v# t  _& X遙走到滿身邊,低下頭溫柔地吻了滿的唇。接著她平淡地聳聳肩,一邊繼續解釋,「這不,和螢螢親熱玩耍的時候把它叼走了,好不容易拿回來已經是五馬分屍,我自己沒法救它了。當然,如果某位小公主肯聽話一點,每次都收拾好自己的玩具不隨地亂扔的話,就不會發生這樣的慘劇了。」犀利的綠眼故意嚴肅地瞪了一下還在嘟嘴的女兒。/ O0 w/ T# T9 G  U1 E% p
  N; Y  _# b/ U5 |
「做飯難吃!」女兒不甘心地反唇相譏,從媽媽的背後伸出腦袋朝爸爸吐了吐舌頭做了個鬼臉。2 s$ R5 F6 A4 W( R) r: j: B. L  S6 [
「螢~~」滿故意嗔怪地示意一下女兒,「注意禮貌喔……」
# Z" _% E0 E# b5 n5 Y3 p2 @4 l* O. V* A「唔~~」螢乖巧地低下頭。
; [* B9 p/ M, Z: N( ^( X「到底我離開這段時間,你們幹了些什麼啊?」滿站直身體,好奇的視線在愛人和女兒之間游移。
0 e0 h8 N9 L1 _2 l3 ^. a5 L8 c4 Z9 l$ t; x8 @# e/ V. h
「爸爸不會做飯,把廚房燒了兩次,把盤子打破了五個,還有——每天都只能要外賣和麥當勞,我都吃膩了啦~~」螢螢馬上來了勁,可愛地用指頭一樣樣數落著,配合著誇張的表情和手勢,遙的臉紅一陣白一陣的。7 R' w- O% t  o* R* ^$ v
「昨天吃披薩的時候可沒見你抱怨過……」不甘心地小聲嘟囔。" S; t; w+ `2 i: s0 a5 ]
「遙!~~」滿忍不住不滿地訓斥著,交叉上臂瞪著遙,「不是說好了不能吃那麼多垃圾食品的嗎?雪奈去了外地開會但你可以找真琴學一下吧,老是這樣子我們怎麼放心螢螢交給你一個人!」! v4 K. X: n% o4 R! I. y( f; u  k$ M
「那也沒辦法啊,妳看看,我都已經努力過了……」
5 ?) D" Z+ ~; V2 j4 |( j7 P6 X  z  f/ e' G7 b3 Z1 X
遙伸手摸摸後腦勺,無奈地攤攤手,滿皺著眉頭地朝遙的身後瞟了一眼廚房,頭痛地扶額。
# D6 T6 C2 q; \簡直就是核爆後的災難現場,待會兒要收拾的話可真的頭痛死了。但也真的是對眼前這傢伙沒辦法,遙每次下廚都會是一次可怕的腸胃惡夢,為了女兒的健康和性命著想,想想還是寧願選擇叫外賣吧,唉……
/ E/ x# p( c* A0 |0 t& T( V/ O- M8 }1 t
「嘿,滿~~~」8 P9 g' G# t9 Q1 c" Q' }
遙突然湊近耳邊的一句讓沈思中的滿不禁一愣,還沒完全反應過來,身體已經被一雙溫暖有力的臂膀緊緊擁著,強硬地貼近自己。% _: D$ \4 e) V: E3 A, ?4 D# P
同時自己的雙唇也被某道熾熱的唇瓣緊緊地擒住,從遙那裏感覺著的迫切熱情讓滿有點招架不住。
8 V- G& s; w' F! g, L膝蓋有點顫抖著發軟,視線之前只有遙那張無限放大的俊美容顏,喉嚨和鼻腔如同被桎梏著截斷了氧氣般無法呼吸。$ |3 |' ^& a. O$ @
. F% l, k" X: ?1 Q  I0 k
如條件反射般,她的手緊揪住了遙的衣領。沈浸在這混沌的甜蜜之中不知經過了多久,遙終於鬆開滿,低頭滿足地微笑,勝利地望著滿那還處在莫名呆滯中的迷濛眼眸。
* U0 ^( {. f$ p5 f7 T  h! E滿總算勉強地喘息著,調整一下自己的呼吸。
$ }1 r) ]( N  t. N9 |% u9 s
" i" n- p& ]  o0 I- b「說真的,我……真的有離開那麼久嗎?」滿沙啞地低聲問。遙這般的熱情真讓她措手不及。4 n3 a% s$ @' S0 p7 `6 u8 T
遙狡黠的笑意變得溫存起來,只是故意地聳聳肩。
. R2 t# g$ G2 i, ]' L! J8 r# B1 X2 D  ]$ `9 w6 n. q# `
「沒有……只是,我想妳了——」+ h5 Y. Z, G' E% V0 x% B
結實的修長手臂霸道地環著滿的腰再次拉近自己,遙的額頭小心地和滿的溫柔觸碰,輕柔的唇瓣輕啄著她的側臉。
! M- v4 Y2 z! @* i6 i  M「離開妳,我半個小時都受不了~~」
" ]* R" J0 j6 T; [7 S5 w「啊啦,遙真是的……」
* B- Q4 u2 C1 L* i7 n/ @
9 g( m9 a! [/ l滿被那羽毛般的挑逗刺激著,唇邊的笑意加深,配合著再次吻上遙的唇。6 p7 N# A1 `* f) j+ E

- X$ L1 h! {3 g$ R# |「唔~~不要!~~~」身下突然傳來小女孩不滿的撒嬌聲音,滿這時才意識到什麼,連忙稍微分開遙,低下頭。不奇怪地,女兒正不安份地在她們中間扭動著身體,小手還故意一個勁的推著遙的身體,「我還沒投訴完呢遙爸爸,滿媽媽是我的,你走開啦……」. {- j9 a# B! y0 p

/ R# G( M1 a# y遙哭笑不得地望著賭氣的女兒,有點抱歉地抓抓頭髮,「呃好吧,對不起啦螢螢;不過,你可別忘了,咱們為滿媽媽做的巧克力蛋糕還沒弄好喔~~」
: n. i# o  t. z( ?/ Z; J* E; z* u6 [( e- c1 P
「啊啊!對啊,我差點忘了!」螢誇張地瞪大眼睛,小手捂著嘴巴,「還差一點沒完成呢,滿媽媽快來看看……我可是向真琴姐姐借的食譜喔,不能讓爸爸給弄糟了!~~」不由分說連忙扯著滿的手臂,把她拉向廚房的方向。
4 G" X% i& E) I9 P- M
3 S% }4 g' G5 F" ]# g( T( s8 w5 X原來那個混亂戰場的用意,就是這個啊。滿無奈地苦笑,一邊跟在興奮說個不停的女兒身後,回頭望了一下同樣苦笑著跟在她們身後的遙,深愛著的人那眼底的溫暖閃光,默契地閃進她的心緒深處。  O7 O  X0 b5 u2 a; a+ P

2 h) G  b& {1 g% L  X跟在螢身邊不時的微笑回答幾句,一邊適時幫忙點綴裝飾眼前形狀略顯粗糙、但仍散發著濃濃甜香的蛋糕,然後煞有介事地在女兒開心的慫恿下,認真地用小刀切下蛋糕,滿的心愉悅地悸動而溫暖。& E9 _4 P; C) S

) L# x+ `$ s/ V0 F& [0 J6 r, K3 T0 T感覺著遙來到她身邊,跟她一起,同樣滿是愛意的幸福眼神,見證著眼前的溫馨瞬間。! e2 S1 j; D& L! B$ Z" E, L  f* Z
沒有言語,她的手悄悄地挪向旁邊,和遙的溫暖大手默契地緊握在一起。1 [. N* d) h; S. p& u: o
& i$ L+ E+ Z+ A9 D7 K
熟悉的美妙觸感和柔情愛意,肆意地在靈魂深處流淌、傳遞。9 F& m5 n5 Z7 l: G

) B# G. v# ^4 l- I" q4 ?* ?能這樣被心愛的人想念著,真好。& V+ s9 y' _$ T) K1 R

4 I: u9 c; S) R8 y9 m5 [
/ o4 K5 G  v: [& H4 o9 K, t/ C, u———完———* [# g% N3 g% r( p+ A6 t7 ]+ J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天与海の世界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18-4-23 05:39 , Processed in 0.566360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